月度归档:2011年02月

元宵夜

正月十五,窗外频频传来爆竹声,似乎很热闹。然而我独自一人在家,却丝毫感觉不到温馨。

老婆还有4天才能来上海,依依乖宝还得在奶奶家待到9月,真想早点团聚啊。上次送走依依,一别5个月,就变化惊人,这次分别时间会更长,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惊讶。

今年的工作压力会很大,一方面是直接的销售任务数字,这个硬杠杠不那么好啃,另一方面是规模的扩大对自身管理能力的要求,前几年太多关注了销售本身,反而得不偿失两头受损,今年需要好好调整一下思路了。

春节话依依

与依依分开才4个月,送回老家上了不到一个学期的幼儿园。这次春节回家,便发现变化太大。送回去前因为老是独自一人在家,霸道,不懂交流,连话都不会太说,现在已经对答如流,能背好多儿歌和古诗了。最为拿手的是新年好和黑猫警长。

黑猫警长黑猫警长拿着手枪

开着警车开着警车呜呜叫

小小老鼠小小老鼠哪里逃

一枪一个一枪一个消灭了

楼下的小男孩叫满满,比依依还大2个多月,但被依依欺负的够呛。据说现在的男孩都比女孩腼腆,被依依欺负也只是笑笑,从不反抗。依依常见的口头禅是“天黑了,大灰狼来了,吃满满”,“满满不听话,挨打”,“这个坏事是满满做的,不是依依干的”…

过年买气球,不要美羊羊,独爱灰太狼。某天,无意中听见依依对气球自言自语,凑过去一听,不禁笑喷。依依说的是–“不听话,老婆打你”。该剧对儿童影响至深。

依依爱吃糖,一排上牙已经快掉光了。往往拿上一颗糖,嘴上说着“明明吃”(奇怪,依依到现在都不会说”明天”),小算盘却是想现在吃。看着你渴望的眼神,只等你点头。我说好的明天吃,老婆说嗯明天吃,奶奶说对的明天再吃,这时小嘴就撅起来了,眼泪就汪汪转了。爷爷来一句,吃吧。那速度,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,一眨眼,糖纸就被剥开,糖块就进了肚。

回家小半年,口音便学足了家乡话,超过前两年的普通话熏陶。口袋叫“布袋儿”,摔跤叫“板跤”,你不小心和她说句普通话,她还义正言辞的纠正你,不是摔跤,就是“板跤”。那表情,别提有多认真。

爱吃的菜,一把拉住盘子往自己怀里凑。你用筷子去夹,马上挡住,“这菜坏了,臭,吃了肚肚疼”。那依依吃了肚肚不疼?“依依吃,不臭,不疼”。瞧这逻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