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08年09月

追债三日记

9月24日-26日,做了一件很无奈的事情–追债。本来是工作上的事情,但由于事件的特殊性,不适合出现在企业博客上,就写到自己的空间上吧。

做销售行业2年多了,第一次遇到讨债这样难缠的事情。一家江苏昆山境内的韩资企业3月份采购了我们的设备,却一直拖到9月还没有结清货款。货款并不多,1.17万,对于对方这样一个跨国生产型企业来说,可谓九牛一毛。但奇怪的是,自从9月起,就再也无法拨通对方财务的电话。总机一般是没有人接听的。其它分机偶有接通,但财务总是不在。甚至有时候只要一说是找财务,电话就会被扣断。联想到最近沸沸扬扬的金融风暴和长三角企业大面积倒闭的情形,直觉这家企业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追债第一天 9月24日 开始于 1:00pm

安排好公司的事情,便乘长途大巴赶往对方工厂。没料到一些意外事故导致交通严重堵塞,整条沪宁高速水泻不通,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下班的时间了。只见对方厂门紧闭,办公楼黑漆一片。而隔壁相邻的厂房各个灯火通明,很直观的反差。门卫虽然态度不错,但坚持不让我进入工厂。但和他攀谈的过程中,看出他的不自然,套出了一些实情。这家企业果然有了经营危机问题。但还好没有完全清盘,车间虽已经完全停工,但每天公司的七八个高管和财务等核心人员还在上班做梳理工作。今天来的有些迟,办公室人员都已经下班了。又到隔壁相邻工厂的门房了解了一些情况,基本上出入不大,这家公司形式不容乐观。但今天显然是没有结果了,无奈只好返回上海。

追债第二天 9月25日 开始于 5:00am

起床,乘最早的地铁赶到上海火车站,6:58的动车,7:15就到了昆山。转乘Tax,7:40抵达工厂。见院内停靠一辆面包车,根据昨天了解到的信息,对方剩下的几位员工已经来上班了,工厂区的公共交通很少,面包车是他们租来接送员工的。

趁大门还没有关严,直接闯进,目标办公大楼。门卫在后面试图阻拦,但没有追上我的速度,我已经进入了办公大楼。事后知道值班的门房后来受到了厂领导的训斥,但我也很无奈,只有牺牲他一下了。

财务和韩方的总经理都在,我报出公司的名号,财务就知道了欠款的数目,嘟囔着不就一万块吗,还犯得着跑来要。我说是啊,不就一万块吗,还得我自己追过来讨。财务说经理在,但需要过一会儿翻译来了才能和我交流。我说没问题,在会客室等一会儿也没关系,只要今天给款就行。

十几分钟后,一个翻译小姑娘走进经理室,嘀嘀咕咕一阵子出来给我讲经理说要十月底还款。可是之前打通过一次财务的电话承诺是9月20日还款的,我当然不能接受。我立即说坚决不行,今天要么给现金要么转账,我来的目的就是结款来了,不要再往后拖了。翻译返回经理室再次嘀咕了一会,又回来给我说经理说今天肯定不行,只能十月份。我说那我自己和他讲。便走入经理室。

一个大约40左右的中年人,就是他们经理了。韩国人,韩国大姓“朴”。翻译跟进来准备翻译,本以为是韩语,没想到开口却是英文。听到他对翻译讲 he planned to pay on oct 10。翻译准备开口,我直接摆手不用翻译了,我听得懂,一句很冲的英文也随口而出“no way”。到上海后抽空补习的一点点英语竟然派上了用途。语法上的错误估计有不少,但基本意思还算表达的明确。

I:  I ha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money from march to september。And I can’t wait any longer。

He:  I planned to pay on oct 10.believe me.I will pay on the time.

I:  It’s your plan,not my plan.Now I can’t believe in anybody but our money.

He: Don’t worry about it. I promise.

I: I have been worried about it for half a year.Ten thousand is not a big money,even your watch perhaps is more expensive than it.

He:  How can one person pay the debt on the early morning? it’s not a xxx  (这句没有听懂,但意思应该是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)

I: If you think so,I can wait to the afternoon。

(开始装可怜,同时也暗示这已经不单纯是公司的事情了,已经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影响,所以这次讨债是志在必得)

I:My boss told me if i can’t get our money back today,I should be fired. I have a daughter about four monthes to feed, and i can not lost my job.

(对方开始强硬,我也只有耍泼)

He: I can’t pay your debt today. Now I should start my work, please wait in the meeting room.

I:  If you can’t pay, I should go with you anywhere. You here,I’m here. You out,I’m out.

(冷战开始)

对方开始自顾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操作,我则直勾勾的盯着他。开始,他还若无其事。但十分钟后便显然坐立不安了。先是抽烟,后又叫咖啡,再后来去wash room。我则亦步亦趋,如影随形。他站起,我则站起,他坐下,我则坐下。不再发一言,只是用目光仅仅盯着他。

随后几个下属被呼叫进来围着我,靠,欠债的竟然比我讨债的还嚣张,大有人多压人少的意思。我立即站起来冷笑,几位都是聪明人,本来是公司之间的债务,不要引火烧身,把自己搭进去。如果韩国人跑了,今天谁最嚣张,这笔债我可就落在谁头上了。

一个“聪明绝顶”的中年人说道现在是8:40,你要在9:00之前不离开,我可就报警了。

我回答,要报就报,何必啰嗦,还等到9:00,为什么不现在。对了,你是负责什么的啊?

中年人说我管人事的,我当时在气头上,也有些损,语出双关,哦,原来你现在专管闲事,不干人事了啊。

中年人遂去报警,说到有人在他们公司闹事,影响工作云云。

韩国经理也怒气冲冲,大叫“Call the police”,还嘟囔了一大串韩语,别的我听不懂,但有个核心词语被我抓到了。

“xi ba long”,我说,“别以为我听不懂,这句话回敬你。”

僵持二十分钟,韩国经理说明天一定付款,让我赶紧走人,

正好民警到来,了解事情并看了对方厂房的萧条现状后,告诉我不要用非法手段,但是债务还是要盯紧的。财务小姑娘又来说明天一定还款,便和民警一起走人。

出厂门的时候,竟然又遇讨债人一个,二十多岁的小姑娘,说是欠了她们公司一笔管材费用,计1.4万。下定决心,这笔债务一定得赶紧要回来,不然拖到国庆节假后,还真不知道是否会人走楼空。想回工厂去再做一些压力,竟发现门卫已被交代,严禁我进入厂区。看来,我这类分子已被划入黑名单了。明天还款的承诺未必可信。

但进不去也是无用,时候也不早了,先回上海去,准备一些必要的工具。

 

追债第三天 9月26日 开始于 5:00am

和头一天同样的时间出发,不过多了一个行囊。干粮、水、雨伞、报纸一应俱全。还有一个秘密武器,下文再细表。

果不其然,远远就看到厂门紧闭。叫门时,门卫死活不让进。让他打内线呼叫财务,询问今天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付款,也是没有回应。

这是逼我使用武器,于是拉开行囊,掏出高音喇叭就喊“xx工厂,欠债还钱”。正值上班高峰,附近厂房路过的工人围观一片。呼叫半小时有余,对方开门,放我进

故事一则

读到一则故事。。。

从前,有两只猪,一公一母。晚上公猪总是给母猪放哨,他生怕主人乘他们熟睡之时把母猪拉出去宰了。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母猪日渐长胖,而公猪则一天天瘦下去。有一天,公猪突然听见主人在跟屠夫商量,要把长势见好的母猪杀了给卖掉。公猪伤心至极,于是从那天开始公猪性情大变,每当主人送来吃的公猪总抢上去把东西吃的一干二净,每天吃好后躺下便睡,并且告诉母猪现在换她来放哨,如果他发现她没在放哨便再也不理她。渐渐日子一天天过去,母猪觉的公猪越来越不在乎她,母猪失望了,而公猪还是若无其事的过着安乐日子。很快,一个月过去了,主人带着屠夫来到猪圈,他发现一个月前肥肥壮壮的母猪没剩多少肉,而公猪则长的油光,这时的公猪拼命奔跑,想引起主人的注意,表明他是一头健康的猪。终于,屠夫把公猪牵走了……

在拖出猪圈的那一刻,公猪朝母猪笑了笑说:‘以后别吃那么多’。母猪伤心欲绝,拼命的冲出去,但是圈门已经被主人关上了……

搁着栅栏,母猪看着闪着泪光的公猪,那晚,母猪望着主人一家开心的吃着猪肉,母猪伤心的躺在公猪以前睡着的地方,突然发现墙上有行字:‘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,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!’母猪看到这行字肝肠寸断,人类听到这个凄美的故事也无不为之动容。

自从日渐发胖之后,便经常遭受LP的耻笑侮辱,可是有谁人理解胖子的苦衷和情之深意之切。如果LP再继续口头作恶,我将不得不坦白把这则故事送给她。

pigs